首頁首頁 > 歷史軍事 > 秦漢三國 > 最后的三國
最后的三國

最后的三國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2.34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16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風之清揚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黯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錚鳴,歷史的車輪滑入了公元263年,一個屬于英雄的時代悄然地落下了帷幕。三國究竟結束在哪一年,歷史上一直爭論不休,是司馬篡魏的265年還是西晉滅吳的280年?但無人可以否認,從263年蜀漢滅亡的那一刻,三國鼎立的局面就已經是終結了。
      一名現代的特警因公殉職卻意外地魂穿了安平王劉胤的身上,原本想跟著劉禪去洛陽過那樂不思蜀的逍遙生活了卻余生,可他骨子里流淌著的雄主劉備和錦衣馬超的血液卻讓他不甘如此沉淪,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逆襲陰平,只手擎天,在絕境中奮力求生,承繼漢祀,蕩滅五胡,一統天下。
      最后的三國時刻,看劉胤如何書寫屬于自己的傳奇。

      劉胤倒不會把這句客套話當真,別說是久聞了,早在進入洛陽城的前幾天,劉胤的身份還是一名白丁,只是因為和石崇關系不錯,而石崇在吏曹也有人,所以花了點錢才捐了個官,做了個有名無實的給事中,任愷的久仰之至,在劉胤看來,不吝是一個笑話。

      不過,劉胤在此次的事件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雖然他沒有機會站到前臺來,但晉王宮上演的那一幕卻是劉胤的導演佳作,他說服司馬攸,將攸派勢力成功整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合力,所以才能在議事會上與實力雄厚的炎黨勢力爭鋒,并成功地擊敗了炎黨,徹底地扭轉了形勢。

      任愷當然清楚劉胤的身份,更知道他是一名商人,花了巨資才在吏曹捐了個官,原本對這類人,任愷是不感興趣的,身為清流,處處以名士標榜,自然和劉胤這類捐官出身的“濁流”人物不相拄來,甚至連正眼都瞧不上一眼。

      不過此次劉胤的出色表現,足以令任愷刮目相看,他腹有乾坤,袖藏錦秀,滿肚子的良謀智計,讓攸黨勢力大煥光彩,在與炎黨之爭中占據了上風,也讓任愷著實揚眉吐氣了一把。

      在朝中,任愷與賈充裴秀這些阿諛奉承之徒視如水火,雙方互看不上眼,相互攻奸,暗中較勁已經是很多年了,賈充等人仗著與司馬昭關系不錯的緣故,處處壓著任愷一頭,讓任愷平生是郁悶之至。

      這次有機會西風壓倒東風,任愷當然不會放過,在晉王宮與賈充等人爭論起來,任愷充分地發揮了自己的辨才特點,洗刷地賈充等人是啞口無言,著實讓任愷揚眉吐氣了一把。

      歸根到底,任愷自然將整個功勞記得了劉胤的身上,如果沒有劉胤的運籌帷幄,自己還真心沒有一挫賈充等人氣焰的機會,所以任愷對待劉胤的態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地大轉彎,從初時知道劉胤是商人出身花錢捐的官時那股子的不屑一顧,甚至是懶得理會到現在的熱情相迎,態度完全是天壤之別。作為清流名士,這樣態度完全是罕見的,任愷對劉胤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完全被劉胤的智慧所折服。

      這個時候,任愷已經不再視劉胤為一名普通的捐官,而視將其視為舞陽侯府的首席智囊謀士。


      第538章 萬全之計

      當所有人投來贊許的目光,劉胤卻是很坦然地一笑道:“文某豈敢居功,今日之事,若非司馬太傅出力,恐怕難有成果,文某以為,居首功者,當為司馬太傅!

      司馬孚事先也沒有參加議事,事后更是沒有來到舞陽侯府,似乎刻意地與攸黨一派劃清界限,或許從司馬孚的內心深處,也只是做了一件尊從于本心的事,至于黨派之爭,他恐怕是無意參加。

      當然,以司馬孚的資望和年紀,也無須再苛求什么,他已經位居太傅,三公之上,享受著無限的榮光,按年齡而言,八十六歲的高齡早已讓他無欲無求。司馬孚已經是多年不問政事了,掛著太傅的名號在長樂公府安享晚年,如果不是司馬昭硬召他來參與嗣子人選的議定,司馬孚絕對是不會登晉王宮半步的。

      以司馬孚謹慎的性格,現在的他已經是考慮如何善終的問題了,而不是卷在奪嫡爭嗣的政治漩渦之中,因為從歷史上看,爭嫡從來是都伴隨著血腥和暴力的,許多的人就是因為在爭嫡之中站錯了隊,而落得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風險和機遇往往是并存的,那些助主上爭嫡成功的臣子們,個個都是加官晉爵,榮寵之至,而那些奪嫡失敗的,則是伴隨著失敗而身死灰滅。

      對于司馬孚而言,已經沒有了機遇,經歷過一世的風雨,他已經是位及人臣,再無任何上升的空間了,就算有上升的空間,對他來說,也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所以最初司馬昭召其入宮,商議立嗣之事,司馬孚便是含糊其辭,不肯表態,因為司馬孚很清楚,無論是支持誰,必然會得罪另一方,如果最終上位的是他選擇相反的,那么他的余生,很可能會在不平靜之中渡過。支持誰上位司馬孚已經無法獲得任何的利益了,沒有了利益,自然也就沒有了投資的價值。

      然而最終讓司馬孚選擇站出來的關鍵,還是源于對司馬家族的負責態度,一個好的領袖,可以讓一個家族繁榮昌盛下去,而一個暴扉之主,卻可能將一個家族帶入到萬劫不復的地步,司馬孚為了司馬家的長治久安,最終還是選擇了支持司馬攸。

      當然,這與其政治立場無關,更沒有參與到黨爭之中,純粹是司馬孚的個人行為。對于一個兒子已經戰死在長安城的風燭殘年的老者來說,這么做,只為求心之所安。

      司馬攸聞之,不禁是微微聳容,對于這位叔祖父,司馬攸除了崇敬之外,還是崇敬,能在最關鍵的時刻幫上自己一把,已經是讓司馬攸無限感激了。

      酒宴一直持續到了深夜,任愷庾純等人才告辭離去,劉胤這段時間,就一直住在舞陽侯府,所以他沒有離開的必要。除了劉胤之外,嵇喜也沒有離開,身為衛將軍司馬,嵇喜的職務不高,自然是無權參與晉王宮議事的,不過他顯然比誰更要關心立嗣之事。

      嵇喜聽到在晉王宮議事中攸黨大獲全勝的消息,不禁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氣,人散之后,對劉胤感激道:“若非文先生之故,今日恐怕就已經是事不可挽,喜謝過文先生了!

      他二人說話之時,司馬攸也在場,劉胤看了他一眼,道:“今日交鋒,君侯這一方確實已經占據了上風,但如果說君侯已經可以高枕無憂的話,那還為時過早!

      司馬攸聞之,心中不禁是一緊,急忙地道:“那依先生之意,下一步該當如何?”

      今天的事件之后,司馬攸已經將劉胤視作了真正的心腹智囊,對劉胤是言聽計從,一聽劉胤的話,自然想請教下一步的計劃。

      劉胤道:“晉王雖然沒有立世子為嗣,但同樣也沒有立君侯為嗣,也就是說大家現在打平,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原始狀態,至于鹿死誰手,現在還未有定論,晉王在一日,此事便存在一定的變數,所以群侯當應有一個萬全之計,以不變應萬變!

      “何為萬全之計?”司馬攸略帶詫異地道。

      劉胤微微一笑道:“所謂的萬全之計,就是不管將來晉王做何選擇或者說發生任何的變故,君侯這邊均安穩如山,君侯只須依計行事,定然可保無虞!

下載地址

下载单机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