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首頁 > 歷史軍事 > 秦漢三國 > 十國帝王
十國帝王

十國帝王

  • 小說來源:網絡轉載
  • 查看次數:
  • RAR壓縮包大。3.09 MB
  • 下載次數:未知
  • 發布日期:2017-09-22
  • 小說類型:TXT文本文件
  • 小說作者:我是蓬蒿人
  • 書籍等級:
  • 運行環境: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
  • 連載狀態:+正文完結
  • 不看簡介,直接下載
  • 小說簡介
  • 隨機章節內容
    黃巢之亂后,朱溫篡唐,由是五十余年間,中原歷五姓十三帝。
      他來后,十年蟄伏,讀破詩書三千卷,練得沙場殺人劍;
      十年征戰,血流南北三千里,鐵馬金刀敗強敵;
      十年治國,日進社稷三千策,夜對燭火生白發……
      有朝一日,終成十國帝王,他該如何結束亂世,又該如何塑造恒強大唐?

    關鍵詞:熱血五代十國爭霸李從璟戰爭
     話說完,男子轉頭看向老者,問:“宋老,我這一番話,可有錯謬之處?”

      老者取下斗篷,曲指彈去帽檐上的積雪,笑道:“公子說的是事實,自然沒有錯謬!

      男子卻自顧自搖搖頭,“但我確認為,這話錯了!

      “哦?錯在何處?”若是尋常人這樣說話,說不得會被人罵為腦子不正常,但老者卻沒有絲毫戲謔之色,而是認真的問道。

      男子手指風雪中的幽州城,道:“這幽州城,今后恐怕不得安寧!”

      老者將被拂去積雪的斗篷再次戴在頭上,望著眼前的雄城,“公子此言,是在說李從璟?老夫卻不如此認為!

      “哦?那宋老以為如何?”男子問。

      老者呵呵笑出聲,“眼前這座雄城,日后不會不得安寧,只會化為灰燼!”

      男子怔了怔,隨即搖頭笑道:“宋老果然風趣,我不能及!

      靜靜站在兩人身旁的少年,一直沉默看著眼前的邊地雄城,沒有說話,他那雙漆黑的眸子里,也不知在閃動什么光芒。

      “公子,那這城,還入否?”老者問。

      男子頓了頓,轉身,登上馬車,意態闌珊,“一座沒有未來的城,不入也罷!


      第342章 同光二年將去盡,行遠何處覓歸程(上)

      這位身材偉岸、面相儒雅的男子,就是吳國如今最有實權的重臣,徐溫的義子,徐知誥。而他旁邊的那位少年,現在還不為人所知,但在很多年后,他必定名揚天下。因為他姓林,他的名字,叫做林仁肇。

      徐知誥重新坐進馬車,三人再度踏上趕路的行程。對于徐知誥而言,這一趟特意繞道前來幽州,又過幽州而不入,頗有些雪夜訪戴的意思。然而,在風雪中佇立在幽州城外,距離幽州城門僅僅一兩百步的時候折返,原因當真是如徐知誥所言,是所謂“一座沒有未來的城,不入也罷”?

      重新坐進馬車中,徐知誥端坐好,問面前同樣坐姿端正的少年,“仁肇,這回出使契丹,你學到了什么?”

      少年想了想,道:“此行所見所識頗多,所感也頗多,一時無法盡數言之,今公子問起,仆姑且言其一二,不知可否?”

      “你說便是!毙熘a道。

      林仁肇稚嫩的雙瞳中閃爍著與年齡不符的火熱之色,他道:“此番出使契丹,仆學到了很多,但其中分量最大的,是兩個字!

      “哦?”徐知誥微微挑眉。

      林仁肇認真地說道:“這兩個字,就是天下!

      徐知誥默然,稍微沉吟,即笑道:“那你且說說,何謂天下?”

      這卻難倒了林仁肇,他低頭想了許久,最后,他手指遙指北方,又指向幽州城的方向,說道:“契丹,幽州,就是天下!”

      徐知誥失笑,“契丹和幽州是天下,那吳國是什么?”

      林仁肇這回沒有思索,脫口而出:“吳國,就是天下最終會匯集為一點的地方!

      徐知誥臉色終于微變,他怔了怔,點頭贊道:“有志氣!”

      林仁肇露出靦腆的笑容,雖然徐知誥只是略微一夸,他卻已經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來。

      徐知誥伸手撩開窗簾,任由窗外的風雪灌進來,灰蒙蒙的天色終于有了逐漸轉黑的趨勢,四周的光線漸漸暗淡下來,而徐知誥的眼神,穿透風簾雪暮,不知落在何方。對著窗外看了許久,徐知誥緩緩道:“天下之大,十國鼎立,亂世征伐頻頻,唯有入世深到其中,置身于這大爭之世的洪流,才有可能逆流而上,為邦國求得一線生機,若是閉門自守,無異于坐以待斃。然而亂世多英杰,要在這樣的洪流中揚帆破浪,稍不留神,就會粉身碎骨,尸骨無存。大爭天下,重在爭勢,順勢者才能得天下。然而,古往今來,王侯將相無數,人生自古,多情豪邁,天下又多為逆勢者所破,周而復始,循環往復。在這片土地上,世世代代的英雄,都曾立下過顯赫的功業。但到而今,王侯將相,匆匆過客,早已不見蹤影,唯獨萬里江山,矗立依舊。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此話一語中的!

      林仁肇睜大雙眸,眼中都是疑惑,對徐知誥的話,雖然每一個字的意思他都知道,但是連在一起,他卻發現他根本就理解不了。

      注意到林仁肇茫然的眼神,徐知誥一貫中正的臉上,難得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他撫了撫林仁肇的腦袋,將話題挪到眼下的實際上來。

      “聯合契丹,制衡中原,此吳國固有之國策。而之所以有如此國策,追根到底,還是中原強而吳國弱。當年朱溫在位時,曾欲兵發淮南,奪我吳國之地,當時吳王楊行密尚在,遂提兵北上相迎,在壽州經歷數次大戰,終于擊敗朱溫,讓其鎩羽而歸。也是自此,梁朝再無力南顧,吳國賴此以安數十年。然而,吳國眼下雖然能得一時安穩,但這份安穩能夠持續多久,不得而知,而為了保持這份安穩,吳國北結契丹,對中原形成南北夾擊之勢,既是明智之舉,而是迫不得已!毙熘a緩緩說道,又問林仁肇,“你可知這是為何?”

      林仁肇搖搖頭,不能回答。

      徐知誥并不失望,這樣的問題對眼前的少年還是太難了些,他繼續道:“天下諸侯林立,弱弱聯合以抗衡強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說聯合契丹是明智之舉。說其是迫不得已的無奈之舉,那是因為倘若吳國夠強,可以以一己之力抗衡中原,甚至是北伐中原,又何須自降身份,背負罵名,和他那些塞外蠻夷聯手?”

      林仁肇似懂非懂,點點頭。徐知誥也不理會林仁肇此時能夠理解多少,他的目光在風雪中筆直向前,要到達的目的地很明確,他繼續往下說道:“你方才說,契丹、幽州,就是天下,此言固然不錯,但也不全對。吳國首先也是天下的一部分,要融入到天下中去,然后才可能是天下歸一的地方!

      放下窗簾,徐知誥道:“契丹之前數征幽州,皆為李亞子所敗,這使得契丹不得不暫變兵鋒,先圖草原。但耶律阿保機從未放棄過出兵中原的念想,他這些年來,之所以馬不停蹄攻伐草原各部,就是希望在一統北方后,能夠有實力馬踏中原。這回耶律阿保機說得很清楚,他欲來年征伐渤海國,若其果真能滅渤海國,其必揮師南下,飲馬黃河,一雪前恥。如今李亞子沉迷享樂,治理邦國如同兒戲,賞惡罰善,猜忌功臣,致使百官離心離德,將士心寒。若屆時其果真能滅渤海國,則待其率舉國之兵,南下中原時,李亞子幾乎不可能阻擋。當是時,中原必定烽煙再起!”

      “烽煙再起”四字一出口,徐知誥和林仁肇一大一小兩人,幾乎是同時目露精光。

下載地址

下载单机斗地主